黑蓝控

总有一天我会搞清我是有机的还是无机的(๑•̀ㅂ•́)و✧

【小英雄/胜出/轰出】Nonsense(ABO设定)14

_(:з」∠)_ABO设定!努力填坑in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传送→①  ②     ⑥ ⑦ ⑧  ⑩

           11  12 13

码的很少,还请见谅……OTL


14.

“小胜吗……?”绿谷稍微思考了一下,“应该是可怕……吧,要是被他叫住的话……该怎么说呢,汗毛都会跟着竖起来的那种……”说着绿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但是,我不想再怕他了,即使只有一毫米的进步也好我想要接近他。”

绿谷尽量不想自己去思考目前与爆豪之间的实力究竟差了多少,可每一次对方的表现都在催促他要更快,不这么做会被爆豪甩在后面,越来越远。

“就是说,绿谷你是把爆豪当成对手是吗?”轰问。

“嗯。但是轰君为什么要问这个?”

“其实昨天的对话里,爆豪提到了你。”

“诶!?”绿谷眼睛都瞪大了。“他、他都说了我什么!?”过度惊讶之下绿谷连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说看你和你周围的人不顺眼。”

“啊……这样啊……”

自己本该想到的,小胜怎么可能说关于自己的什么好话啊。

“总觉得对不起轰君呢,连你都跟着遭殃了。”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难道是绿谷没有发现?昨天爆豪对轰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觉得爆豪并没有讨厌绿谷的意思,不如说更像是带着其他意味的话语,当然也不排除自己想多了,毕竟昨天充斥在医务室里的其他Alpha信息素的味道真的很恼人。

轰一沉默,外部救援的声音也变得清晰可闻。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在洞口做好了牢固的支架防止上层继续塌陷,常暗控制黑影,在不影响他受伤的那条腿的情况下把绿谷抱起来带了出去,后面紧跟着轰,饭田殿后。

最后一个小组完成救援,13号老师进行了总结后宣布下课,绿谷想着事情走的比较慢,很快就被落在了后面。

“闪一边去,你挡到我了!”

“啊!”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绿谷反射性的就躲到了一边。

爆豪还是和平时一样对幼驯染不友好,昨天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相反绿谷被这一吼想起了当时发生的荒谬的事情。

“爆豪啊,绿谷那家伙为什么在死死的盯着你看啊?”

切岛代替爆豪回头观察着绿谷的表现,并且实况转播给走在身边的死党。这两人的行为越来越勾起切岛的好奇心,即使不会得到回答切岛也想要说出自己的疑惑。

“我怎么知道啊!切!”

 

 

 

TBC


【小英雄/胜出/轰出】Nonsense(ABO设定)13

_(:з」∠)_ABO设定!努力填坑in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传送→①  ②     ⑥ ⑦ ⑧  ⑩

           11  12

明天六级考试啊啊啊啊啊!!!!!还有更新来着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13.

绿谷被这一抱吓到了。

他想都没想用力推开了面前的少年,想要质询,一时半会儿却说不出什么来。这里光线很暗绿谷看不清爆豪的面部,可对方看似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在意绿谷投向自己的赤裸裸的目光。

“可恶!”

爆豪大喊着用力敲了离他最近的树一拳。

下午和轰的对话又一次回响在爆豪的脑海中。半边混蛋询问自己理由,但那种东西,我怎么知道!就是看着不爽啊!尤其是和废久扯上关系的每一个人都会让他觉得窝火。

所以这算什么!?绝对不是自己在意废久,但是不知不觉中这个家伙就是出现在眼前了啊!各种方面都在发生变化,以前黏在身后的家伙想要从我后面逃离,怎么能允许那种事情发生!

不要跑!

为此我也必须变得更强。

但是为什么……

拥抱绿谷只是为了确认自己的内心,为了确认那无名的冲动,爆豪本以为抱着绿谷会让他产生厌恶,却不曾想这让他想起了12岁那一年的事情。爆豪记起那一次也是自己主动抱住了绿谷。分化的过程十分痛苦,他根本控制不住Alpha信息素的扩散,那味道甚至影响自己正常思考。他都叫绿谷离他远点了可这个蠢货根本不听,还要坚持带他回家。绿谷当时的分化是两人都预料不到的事情,靠着刚刚觉醒的Alpha本能爆豪找到了能够缓和自己不适的东西并顺势贴了上去,到最后完全平静下来之前绿谷完全就是任由他抱着了。

第二天,两人很默契的没有提起这件事。事后爆豪对绿谷的Omega信息素变得有些敏感,即使绿谷本人没什么感觉爆豪也会因此回想起丢脸的经历而大动干戈。

这次不一样。

贴着阻隔贴的绿谷甚至都不会散发出会干扰自己的信息素,可爆豪还是感觉到了什么,和之前几次都不一样,从触碰到对方的手臂蔓延上来的……某种……

爆豪更加困惑了。

“小胜,你的手又受伤了!”绿谷在不知不觉又来到了与爆豪如此近的地方,经他提醒爆豪也注意到了自己包扎过的地方又一次被血染成了红色。

“要重新包扎——”

“烦死了!离我远点!”

爆豪转身连看都不看绿谷一眼就独自离开了。绿谷想过跟上去,但他了解爆豪的脾气,要是去了绝对会火上浇油。

话说他到底是想干什么?

绿谷简直不敢相信今天发生的事情,回到家例行锻炼肌肉时绿谷也在不停的思考着这个问题。被小胜抱住的时候虽然马上推开了,可是自己还是闻到了小胜身上的Alpha信息素。爆豪的信息素,虽然辛辣味平时闻着也有些呛,但那个瞬间——变得没那么刺头了吧。

 

周五的课堂氛围是一周中最好的,因为后面就是两天周末了啊!不过对于雄英英雄课A班来说还是因为可以在上课最后一天进行关于英雄的课程。13号老师的救援课今天也是以演习为主,分工进行救援工作总是愉快的,不管是救人的那一方还是扮演伤患的那一方。

“绿谷君!坚持住!我们马上就过去救你!”

班长饭田今天也在认真的进入角色。这次绿谷和轰一起扮演了两个被困在山洞里的探险者,其中一个人被石头压了腿,一人手臂受伤,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绿谷和轰也要认真扮演被害人。

“轻伤者可以自救,轰君的伤口我来包扎吧。”

话是在理,好像哪里不对?

只是假设两人受了伤话,绿谷帮轰包扎不存在的伤口倒也是可以,但这要放到实际情况的话被压到腿的人应该痛的没这个功夫吧。轰还是任由绿谷帮自己在手臂上绑了条三角巾,完成后靠着石头坐在绿谷旁边。

“昨天,我和爆豪聊了一下。”

听到这话,绿谷突然转头看向了轰。

“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大事情,但是……”轰停顿了一下,“绿谷,你是怎么看待爆豪的?”

    



T B C


【小英雄/胜出/轰出】Nonsense(ABO设定)12

_(:з」∠)_ABO设定!努力填坑in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传送→①  ②     ⑥ ⑦ ⑧  ⑩

           11

_(:з」∠)_300粉了!qwq谢谢大家不嫌弃!!等这个月考试周过去了我会更加努力更文的!现在有两个大脑洞打算考完写

【胜出】头号玩家AU

【轰出】重启人AU



12.

A班的学生们聚集在操场β门口没有离开,直到他们看到两位老师回来,身后还跟着三个学生。相泽老师当着他们的面把写好的两张假条抵在爆豪和轰的脑门上,让两人径直去医务室找治愈女郎,可两人都没有受太重的伤。

“后半节课不用上了,这是让你们俩去反省,伤口不深但你们俩需要好好冷静一下。”相泽接着回头对着A班说,“你们也以此为戒,不要再做这种愚蠢的事了。”

纵使心中有一万个不满,爆豪还是要和轰一起离开操场,欧尔麦特在后面目送两位少年的背影,确保两人不会再打起来。

应该没问题,那两人都足够聪明和冷静,欧尔麦特想。

不过相泽老师那边就不好说了,他估计还气在头上。

“绿谷。”

“是!”

“打不过就躲,之前的判断做的不错。但是实力不够就不要想着在那种局面逞英雄。”

啊……

绿谷立马反应过来相泽老师的话是针对他想要插足爆豪和轰打架的那件事,说来也奇怪自己当时并没有特别想要阻止两人,的确在那个局面即使自己冲进去了可能也不会改变什么,甚至像老师说的那样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可是……

为什么嘴角止不住笑容呢?

和自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战斗,照理来说应该会害怕会想逃跑,膝盖打颤都不会奇怪。从外人的角度看到小胜的战斗,总觉得……让人兴奋啊!

“绿谷君,你没事吧。当时你突然说要去看情况,这让我很困扰啊。身为班长连同班同学都没有照顾好实在是太失格了!”

“对不起饭田君,这事是我不对,可当时的我也没法停下来。”

“爆豪君和轰君……究竟发生了什么,小久知道些什么吗?”

绿谷摇了摇头,“小胜一直都想打败强大的人,和轰君发生冲突可能是因为这个吧。”

今天的小胜真的很奇怪,感觉哪里不对劲,绿谷没有将这句说出来。

 

一同沉默的走去医务室的路上,还是轰先打开了话匣子。

“爆豪。”

“啊!?干嘛?不要突然搭话啊!你个半边混蛋。”

“今天针对我的原因,差不多可以告诉我了吧。”

爆豪驻足回头瞪着比他稍慢一步的轰,后者也不甘示弱的盯着他看。

“我对弱者没有兴趣,你只是比班里的其他人强那么一些,仅此而已。”

“在我看来你还有其他理由,趁这个机会一并说清楚了吧。”

 

……

 

临近放学时分爆豪和轰才回到教室,相泽老师交代了几件事情后没有像往常那样缩进睡袋,而是抱着教案离开了教室,操场β的损坏又给他留了新的报告要写,这种时候很讨厌啊,人民教师的担子啥的。

从学校到公交站绿谷和往常一样与丽日、饭田同行,爆豪切岛走在他们前面。坐上公交也还有切岛在。下了公交,这一路只有爆豪和绿谷。

即使两人的家离的近,他们也没有并肩回家过。

同样的街道,绿谷依旧走在爆豪后面与其保持距离。想要问对方的事情有很多,但是现在适合搭话吗?

“喂。”

此时街上没有任何人,除了绿谷。这一声绝不是错觉,小胜刚才叫的是我!惊讶之余绿谷倒吸了一口气。

“跟我来一趟。”

“……”

不明白,完全看不明白小胜在想什么。

绿谷跟着爆豪来到了附近的公园。园里里面的绿化做的还不错,散步的小道两侧种满了高大的树木,足以挡住中午当头的太阳,不过像现在光线弱的时候这些树木制造了更多的阴影。他们沿着小道走了有一段路,直到前后看不见人影。

“你想做什么?”绿谷忍不住问。

爆豪没有回答。今天的他一反常态的主动叫住了绿谷,接近他,并且抱住了他。



TBC

一个脑洞

(〃ノωノ)既喜欢小排球又喜欢小英雄,声优也有相同的,俩又是一个杂志的,最近总会想到要是两边的主要人物交换一下会是啥样,然后就想到了以下配置


纯属个人头脑风暴ing
小英雄→小排球
绿谷→二传手【_(:зゝ∠)_感觉很费脑子,就算传的不快也有想法】
爆豪→主攻手【_(:зゝ∠)_火爆的攻击啊!而且咔酱的话也会瞄准空隙打吧】
轰→主攻手【_(:зゝ∠)_没啥特别理由,就是厉害吧】
障子→副攻手【|ω•`)很高!手很多!感觉能拦下球】
饭田→队长,主攻手【(。•̀ᴗ-)✧总觉得能在后排完美的给队友擦屁股】
_(:зゝ∠)_另一个副攻手和自由人还是没想好



小排球→小英雄
日向对应绿谷→One For All【_(:зゝ∠)_小天使们!笑容第一啊!】
影山对应轰→半冷半燃【_(:зゝ∠)_莫名很适合影山性格的赶脚……】
西谷对应爆豪→爆破【声优梗……😂😂】
田中对应切岛→硬化【男人的浪漫!!!】
菅原对应丽日→无重力【(〃ノωノ)温柔的感觉】
_(:зゝ∠)_这个还真难想……本来想过月岛,可是哪个都觉得不对【悄咪咪的想过八百万的个性,但是人家都不咋吃饭哪来的脂肪啊……】







纯属脑洞

【小英雄/胜出/轰出】Nonsense(ABO设定)11

_(:з」∠)_ABO设定!努力填坑in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_(:з」∠)_打戏写着使我愉快

传送→①  ②     ⑥ ⑦ ⑧  ⑩




11.

这已经超过练习的性质了吧。现在的爆豪给轰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的英雄基础课对战绿谷那样,爆豪完全听不进劝,都可以称之为“暴走”了。

就算不知道原因,来回几次被这么压着打也会来气。在躲避的同时轰增加着攻击的次数,他的信息素也不甘示弱的散发并且扩散着。两种Alpha信息素都是在给彼此火上浇油,攻击也变得越来越猛烈。

可两人之间依旧保持着一段距离。

爆豪的机动力在轰之上,目前也都是爆豪主动攻过来,不过两人继续保持这个距离的话谁也伤不到谁。不过和轰不同,爆豪的【个性】是越打攻击力越强,用更强大的技能突破是迟早的事情,毕竟那个家伙时刻在成长着,还想着要是能牵制爆豪到下课的自己太天真了。

但是——

是因为信息素吗?轰现在完全不想输给爆豪。体育季那次也好,后来几次英雄演习也好,都没有像这次一样想把对方打到再起不能。心里非常烦躁,理智也在告诉他这么做不对,但目前情感正占上风,不管发生什么都觉得无所谓了。

“半边混蛋!!”

以爆炸的风波作为助推力的进攻,爆豪的移动速度又快了一个档次,抢在轰的冰墙上升到一定高度之前,他对着空气使用了【个性】以此获取了俯冲的速度成功绕到了轰的后侧,爆豪握紧拳头顺势朝轰的左侧出拳,却被高温刺激的收回了攻击。

虽然还不太容易掌控左边的火焰,不过像这样护体就另当别论了,而且还能顺便融化掉右侧冻上的部分,轰紧接着用脚释放冷气固定住了爆豪的一只脚。爆豪有一瞬间注意到轰的左手有些动静,便立刻用那只温度偏低了的手释放出了爆炸,炸开了箍着脚的冰块后用另外一只手炸出的气浪作为推进躲到了半空中。

被看了吗……

左手的能量没能控制住还是释放了出来,火焰的强光让人一瞬间睁不开眼,爆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下方的马路烧出了黑色的痕迹。两人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距离。

爆豪忍不住笑了出来。刚才那一招把他背后的冷汗逼出来了,轰究竟藏有多少实力爆豪差不多能看到个大概,但是——

“就应该这样嘛。”

越是强大的家伙,越有干掉的价值,然后自己将会成为最强大的人。那样的话,废久也会知道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什么用,他只有在自己后面跟着自己的份。

现在开始要动真格了,从开始到现在储存的量已经够多了吧。

之前只对废久用过一次的,爆豪将战斗服单只手臂腕部的巨大手榴弹部件瞄准在了轰的方向,后者还在奇怪对方为什么不攻过来,可当他看到这个动作就明白了。赶在爆豪把拉环扯出之前轰手着地面造了个比之前还要高还要厚的冰墙,却还是没能完全成功的抵消掉爆炸的冲击力,他被推出了一个较长的距离也不敢放松警惕,因为这种时机,爆豪绝对不会放过。

两人都紧绷着神经。

要来了!

爆豪和轰同时冲向对方。

这时,一抹金色的影子突然出现横挡在两人之间,来不及收住的拳头被对方握住后丝毫没法动弹。欧尔麦特保持着标志性笑容止住了互殴行动,可他的动作一点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爆豪少年,轰少年,请停止你们现在的行为,要是继续下去迟早要出人命的。”

和平的标志都出面制止了,爆豪和轰只能住手。

“还有,把你们的青春期躁动收一收,因为这个你们的班主任都不敢下来了啊。”

相泽老师站在较远的楼上,有围巾围着他又戴着护目镜大家也不好判断对方现在是什么表情,反正绝对不会很好看。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绿色乱糟糟的头发不是绿谷又能是谁。

宣布开始时就感觉到的不安,到后来也没有让绿谷释怀。向着北边移动他遇到了常暗,与对方对峙一段时间后绿谷选择先退出了战斗,这期间也遇到了好几个人,也发生过了冲突。不过就在那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相泽老师强制停止了训练,绿谷再也忍不住一路来到了这里。

本来想自己出面阻止两个人,完全没注意到相泽老师会出现,他不仅用【个性】抹掉了绿谷的O·F·A,还用围巾缠着绿谷没让他就这么跳下去。

“欧尔麦特会解决的。”相泽老师说,“你现在下去的话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Alpha的小鬼头都不会收敛一点吗……”

最后那一句说的很小声,可绿谷还是听出老师因此心情不好。

 

 


TBC


【小英雄/胜出】B班班长有事找你

_(:зゝ∠)_取名废啊废……一觉睡醒的产物,依旧很短……
甜甜的内容,OOC注意,文笔渣注意



正文



某天下课,隔壁班的人找上了绿谷。坐在后桌的峰田只是凑巧睁开了眼睛,眼神跟着对方游移到了外面就看到绿谷,和女生在一起。
那不是B班的班长吗?
由于距离和角度问题,峰田完全不知道两人进行了怎样的对话,但眼尖的他注意到了拳藤把什么东西交给了绿谷,并且绿谷的表现也因此变得十分诡异。
那是什么啊!?好在意啊!
绿谷转头回教室时,峰田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以漫不经心的态度询问对方刚才发生了什么。
绿谷挠了挠头发,说:“和峰田君没有关系。
说着,脸上开始冒出奇怪的红晕。
“这其中绝对有鬼。”
峰田把这一情况泄露给其工口死党上鸣电气之后,后者如是说。绿谷虽然藏的很快,但他们还是看到了那个像信封一样的东西。
“可恶!明明只是绿谷,凭什么他能得到情书啊!”
“没准女生喜欢这种类型呢。”
无意间偷听到二人对话的耳郎也对绿谷起了八卦之心,她观察着坐在自己位置上的绿谷,时而看着桌面发呆时而莫名其妙的突然开始抓狂,在这间隔他总会死死地盯着前桌的后脑勺。
“小胜?”绿谷小声呼唤了坐在前面的爆豪。
“啊?别随便找我搭讪啊!”
虽然脾气一如既往地不咋地,好歹爆豪回头面向他了。绿谷可能想要交流情感问题居然选择了最不可能的人选,围观的三人也因为这个新发展转移了注意力,耳郎将耳机插头耳垂悄悄延伸过去打算偷听点“猛料”。
“……小,小胜,我问你,你觉得普通科的田中同学怎么样啊?”
田中同学!?
耳郎的腿踢到了桌子,这一举动似乎出卖了她,峰田和上鸣突然就围了过来,这些动静让绿谷暂时停止了对话。
“耳郎你听到了啥对吧!告诉我们你听到了啥!?”上鸣压低声音激动地说。
“我也没听多少,绿谷刚才好像说了普通科的叫田中的人来着……”
“啥!?”
“都有了B班的大胸了,居然还不满足,绿谷这个禽兽!!!”峰田因为不甘心呐喊着居然还差点哭了出来。
“不不不,你才是那个禽兽。”上鸣和耳郎吐槽说。
“田中?那是谁啊?”
爆豪完全是状态外的反应。
“就是普通科的……算了,这么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吧。”
绿谷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那封被委托送出去的情书交给了爆豪。
“这是啥?”爆豪问。
“应该是情书吧,B班的班长让我转交给你的。”
拳藤把这个交给自己的时候绿谷着实吓了一跳,结果对方告诉他这是要给爆豪胜己的另外一个人的情书时绿谷更是惊掉了下巴。
“诶?给小胜的!?那拳藤同学为什么不直接给他。”
“你们班的爆豪看起来很难相处嘛,而且我听说你们俩是青梅竹马,由你来交给他就不会很尴尬了。”
还是会很尴尬的啊拳藤同学……
绿谷都不敢抬头去看爆豪现在的表情了,说起来爆豪以前有这么受欢迎来着?都有女生愿意冒着风险想要跟他表白,即使是以写情书这种俗套的方式也十分有勇气了。想想自己,在小胜身边很长时间了,也不敢把自己的心情告诉对方……
“无聊。”
嘭!
爆豪将手里的信炸的连完整的纸片都没有留下,爆炸的声音吸引了教室里更多人好奇的目光。
小胜你做了什么啊!
“没见你平时这么积极主动过……”
“什么?”
“废久你跟我出来!”
爆豪看起来很生气,没人敢出面插手两人,他们目送绿谷怂怂的跟在爆豪后面离开教室,待当事人离开便开始了疯狂讨论。
两人径直来到了学校后院,这里平时就没什么人,说什么都无所谓。抢在爆豪之前绿谷先发了火。
“读都没有读就炸了对方的信太没礼貌了吧!”
“那你怎么就没想过我要是早就有喜欢的人,就算读了也是白读。”
“……”
无法反驳。
“所以说你就是个废久,小花招耍的那么多,我喜欢你这种事情都看不出来。”
诶?
“小胜……你刚才说什么?”
绿谷觉得自己产生了幻听。
“我他妈喜欢你啊!废久!”
爆豪脸红的别开了脸,但那句喜欢却说的特别大声。
“我也……我也一直喜欢小胜,喜欢很久了!即使你一直叫我废久,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也无所谓,我喜欢你。”
应该是受到小胜的那句“喜欢”的鼓励了吧,总觉得很顺利的就把心中的感情宣泄了出来,砰砰砰的心跳声,停不下来,眼泪也……
“哭什么哭啊!而且,我的喜欢多于你的。”
“明明是我更喜欢你。”
绿谷擦干眼泪继续不依不饶的与爆豪拌着嘴。









END

_(:зゝ∠)_小英雄里的人都是小天使啊……

【小英雄/轰出】荆冠

驱魔人轰×神父绿谷

_(:з」∠)_只是脑洞(储存脑洞以防忘记),短小精悍……

取名废,文笔渣,OOC注意,也许以后考虑写个长的!




正文



驱魔人的生活总是漂泊不定,从小轰焦冻就没有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待过很长时间,他痛恨自己的亲生父亲,痛恨自己被要求继承的职业,更加痛恨那些给人类带来灾难的怪物们。

18岁的那一年,与父亲安德瓦大吵了一架后轰最后选择留在了身处的这个平淡无奇的小镇上。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他有时候会幻想如果他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没有怪物,没有枪械,母亲像自己儿时那样不失笑容,那样的生活一定很幸福。

他偷偷幻想无数次,自然从没告诉过任何人。

小镇很平静,人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对于外来人也不会多说什么,他们偶尔还会邀请轰一起坐着聊天。周末,人们都会聚集在接近郊区的小教堂周围参加礼拜,那是个四周都被高大树木包围的建筑,面积也不算小。奇怪的是在举行这种大型聚会的时候他们会选择在室外,工作日鲜少有人光顾的时候会开放室内。

轰时常会到教堂里面坐一坐,也没什么特殊目的,只是祷告和赞美诗歌的声音能让他平静下来。干着这一行也并不代表他相信世上有神,就算有……也从来都不在自己身边。

“我注意到你经常来,能否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那个之前还在台上念祷告词的,脸上有着雀斑、顶着一头柔软的绿色刺猬头的神父正站在自己面前。他个头不高,年纪轻轻,可能也就和轰差不多大,但他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轰。

“轰……焦冻。”

“我叫绿谷出久。”

绿谷微笑着观察眼前的年轻人,轰低着头没法让他看清面部表情,但左眼周围的烫伤痕迹让人无法移开视线。感觉这是个很有故事的人啊,绿谷想。就在他觉得和轰搭讪是否是个不明之举时,轰对绿谷说:

“我有事情……想要倾诉。请神父准许我告解。”

“诶?”

一般忏悔有罪的人都不敢露面,隐私问题是第一,可多半还是坦诚时无法接受直接面对一个人吧,在绿谷出久有限的神父生涯里还从来没有一个当着他的面要求告解的。青年人略低哑的声音传到耳边,又花了几秒钟他才消化完现在的情况,对方似乎很紧张,从刚才开始就以一副不太友好的表情看着自己。

“可以是可以,你要在这里说吗?”

大厅里唱着赞美诗的修女和其他牧师都离开了,寥寥几个前来祷告的人还留在位置上,从他们的角度很难注意到绿谷和轰在做什么。

要是本人不在意的话,绿谷也不在乎。他坐在轰的旁边静待,可对方却沉默下来,许久都没有说话。轰在时间流逝中悄悄的扭头,慢慢抬高了视线。

“我可能喜欢上了不该喜欢上的人。”

“爱并不是罪——”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的。”

?!

绿谷惊讶的看着身边的青年,对方好像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视线继续说:

“请原谅我这么说,我不信神,也很少去教堂什么的,我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要是仅仅如此的话我也不必告解……但是,我就是很想告诉他——”

轰转身正好与绿谷对视,眼中仿佛藏有无尽的温柔,他的呼吸从紧张的状态平静了下来。

“尽管我们彼此没有交流过,你让我感觉到了温暖。”

……

“不管这个人是谁,他是一个幸运的人。”

半晌,绿谷觉得自己只能这么说了。

 


END(TBC?)

【小英雄/胜出/轰出】Nonsense(ABO设定)⑩

_(:з」∠)_ABO设定!努力填坑in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今天的更新看的心痛痛……(要虐了啊OTZ)

传送→①  ②     ⑥ ⑦ ⑧ 

下午麦克老师的英语课突然要求和明天的英雄基础课换课。原因是空灵鬼魂老师和麦克老师都想要去K歌,而麦克明知自己下午还有课,但这种想法想拦都拦不住,于是乎两人一拍即合就跑了。

临走前麦克给相泽留了张纸条。

——我走啦!

上面如是写道。

 

事发突然,比起把那个家伙揪回来还是拜托欧尔麦特来的更实际点,幸好和平的象征最近坚持到学校打卡,相泽在教职员办公室里找到了那顶着一头乱糟糟金发的男人,欧尔麦特正认真地阅读着某书籍以至于没有注意到相泽已经来到了身后。

 ……

“我再次很普通的从门进来了!”

看着就与其他人画风完全不一样的欧尔麦特开门走进了教室,大家的目光自然而然都集中到了他身上,相泽老师跟在后面,两人从直观上就形成了某种鲜明的对比。

“今天是欧尔麦特要给我们上英语课吗!?”

“不,那个还是交给你们的麦克老师吧,今天上我的英雄基础课。”

“哦哦!!!!”全班又开始闹腾起来了。

幸好他答应了换课的事情……相泽想到。

打开储存战斗服的墙壁,欧尔麦特要求学生们换上服装前往操场β集合。他的课在明天但教案是早就备好了,今天相泽老师也会同欧尔麦特观察学生们的情况,这不由得让学生们好奇课程的内容。

“听好了,今天的主题也是战斗训练,不过不是模拟演习,而是——乱斗!”

“乱斗?!”

“嗯。当你需要单打独斗的时候,个人的实力如何在城市中发挥,如何降低受损也是重要的问题,这也是考验你们整体综合能力的一环。”

“提问!”

饭田果然第一个举起了手。

“没有什么规则吗?或者没有之前那种英雄敌人的分组吗?”

“没有,把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要当做敌人来进行训练。不过不可以打得太过分,和以前一样用胶带缠住对方就算被制服。”

随后老师们给学生们3分钟来寻找合适的位置,当然有自信的也不需要躲藏。操场β要说大也很大,主要还是建筑群多,这场考试重点应该是要观察战斗时的战损程度,与敌人发生冲突时既要保住建筑物也尽可能要让自己的损伤降到最低。绿谷再三思考最后选择了一块视野空旷的建筑屋顶作为藏身之处。

和之前不同,这次只有我一个人。

在宣布开始的蜂鸣声响起后,绿谷深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观察周围的情况吧,在高处能够捕捉到更多声音,这栋建筑物不算太靠近中心,也足够方便绿谷掌握情报。

开始没多久西南方向就传来了爆炸声,是小胜吗?北边也有朝着这个方向过来的人影,会是谁呢?自己第一个要战斗的对象要选择谁?

和全班同学比起来,绿谷还不能娴熟的使用【个性】,可现在什么都不干也没有意义。要是这种情况的话……绿谷选择朝北边那个人影冲了出去。

发出爆炸声的地方也有点让人在意,不过那个方向要是小胜的话,以现在的实力即使去了也是找打。而且他今天有些奇怪,我应该去看看情况吗?绿谷下一秒否定了这个想法。

 

训练开始三分钟前,在西南边,爆豪跟在轰后面等待训练开始,几乎和蜂鸣器响起同一时刻两人就发生了冲突。和爆豪的几次接触让轰多少了解了对方,也因此轰在一开始就快速的做出了反应。冰墙挡住了对方径直路线,两边都是建筑物即使是爆豪也不大会莽撞去破坏他们,也就是说进攻会从上方——

轰后退一段距离躲开了爆豪冲下来的攻击,他淡定自如的神色更加激怒了对方,爆豪额头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

“你就只知道逃跑么?我看你和废久呆在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

爆豪手里的爆炸反应,和手掌分泌出的汗液一同散发出来的Alpha信息素都在向轰传递着危险信号,辛辣的信息素充满了进攻性让人难以忽视它的存在。

“爆豪,你冷静一点。”

事实证明跟气到头上人说什么都不管用,更何况轰完全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对自己发火。但他感觉到了,这次和之前几次的挑衅性质不太一样。

      



TBC

 


【小英雄/胜出/轰出】Nonsense(ABO设定)⑨

ABO设定_(:з」∠)_想写强势的绿谷小天使啊

脑洞大发走一步算一步的产物!!努力填坑in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大概接着OAD2的后面,非常好玩的!!!

写的很少……

我……写的越来越废了啊……

传送→①  ②     ⑥ ⑦ ⑧


第一次来到这么正式的日式房间里,绿谷下意识的以正坐的姿势坐到了现在,脚不习惯长时间被压着随时都要坐不住了。

“不用那么拘谨,按你方便的样子坐着就好。”

换成盘腿坐着的姿势后绿谷总算能放松下来。绿谷的发情期只是被抑制还是可能会因为Alpha信息素刺激而发作,而当前房间里只有他和轰两个人,绿谷为自己还能保持现在这种平静而自豪,不知为何他毫无根据的相信轰不会再影响自己了。

“对不起。”

“诶?都说了轰君不用再向我道歉了,反倒是我应该感谢你啊!”绿谷看着轰,“今天的事情——”

“保密……是吧。”

“嗯。”

不管【个性】还是性格,轰真是能令人安心的好友。之前觉得有些难以相处,在解开了心结,尤其是在经历英雄猎人的事件之后绿谷觉得能和这么厉害的人做同学甚至朋友不能再幸运了。

但是,知道了自己是Omega的事情之后,这种状态能持续下去吗?好不容易有了可以并肩作战的朋友……

这之后不久,绿谷回家了,虽然轰和轰的姐姐都有挽留他住下或者至少吃个饭,但绿谷不想让他的妈妈过度担心。回到房间,绿谷之前散发出的信息素还残留在房间里,轰走到窗边打算通个风手。

绿谷的味道……

他没有打开窗户,转而躺倒在榻榻米上,缓缓合上了眼。

闻起来很有安全感。

轰想。

 

第二天,大家和往常一样围在绿谷周围愉快的聊着天,轰坐在后面却总会下意识地看向绿谷的方向,八百万来到边上想要找他说话也没发现。后来两人总算可以交流了吧,可这时爆豪又冲着他走过来了。

“喂!半边混蛋,你在后面看什么看!视线很烦人啊!”

“冷静一下,爆豪同学——”八百万在一旁试着劝说爆豪。

全班同学的视线被爆豪的大嗓门吸引了过去。从绿谷的角度只能看到爆豪的背影,即使如此他也觉得对方的那些不快情绪要变成具象化的某种东西要冒出去了。

“抱歉,要是我打扰到你了,我道歉。”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小胜看起来很生气的啊……

幸好这时上课铃响了,两位当事人和其他围观的同学被饭田赶回自己的位置去了。

“小胜?”

绿谷叫住了爆豪。他压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无意识驱使他做出的反应。

爆豪没有搭理他,但熟悉又久违的辛辣味在爆豪经过绿谷的时候被后者捕捉到了。

 

TBC

【小英雄/胜出/轰出】Nonsense(ABO设定)⑧

ABO设定_(:з」∠)_想写强势的绿谷小天使啊

脑洞大发走一步算一步的产物!!努力填坑ing

OOC注意!!!渣文笔注意!!!

大概接着OAD2的后面,非常好玩的!!!

DDL过去了!赶紧继续看漫画!!!(_(:з」∠)_考试……)

传送→①  ②     ⑥ ⑦



“什么……意思?”

发情期时感官比平时更容易受到影响,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让绿谷的大脑变得有些迟钝。他不太理解轰提出的这个问题,事到如今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难道是轰察觉到了什么?不,应该不可能,自从英雄猎人事件之后今天是他第二次见到欧尔麦特……吧。

“就是字面意思。但这次性质不一样,和能力无关,我就是单纯的想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

“……”

和欧尔麦特的关系……至今只和小胜说过,可完全没有被对方当一回事。我自己也知道“继承”力量什么的很荒唐,但是已经和欧尔麦特约好了谁都不能告诉,即使有可能再被当成玩笑也不能说出来。

“我……”

抬起头的时绿谷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身体前倾看起来就要摔倒的样子,他下意识地用两只手托住脑袋闭上眼睛试图摆脱这种难受的情况。

“喂!绿谷,你没事吧。”

轰注意到绿谷的异样连忙上前扶住对方,虽然意识尚在,但绿谷看起来很不对劲。对呼唤的反应比较慢而且这样触碰到对方之后轰才发现绿谷现在的体温高的不正常。轰第一时间想起了学校里的治愈女郎,可学校已经关闭了,离最近的医院也有好几公里。

“唔……”

“绿谷坚持住,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轰把书包挪到前面,绿谷则被他背了起来。后背感觉到的温度,用右边的能力应该能给绿谷降个温,一定要掌握好,不能把绿谷一起冻上。

“轰君……”

凉凉的感觉使绿谷清醒了不少。

“……抑制剂。”

轰的耳边传来轻轻的声音。绿谷的话让他停下脚步转而选择另外一条路线,他叫了辆车。绿谷被安置在后座,轰坐在前面。他说了一个地址但绿谷没有听清,他在后面努力抑制着那随时都可能爆发的诡异感觉。

都成这样了他居然也能忍住……轰把绿谷从后座拉出来的时候绿谷已经满身是汗,呼吸急促,Omega信息素的味道比之前都要强烈。在车上绿谷有克制住,但现在轰周围的味道都是绿谷一个人的。他扶着绿发少年出现在玄关的时候,出来迎接他的姐姐都吓了一大跳,先不论自家弟弟居然会带同学回来,重点是这个同学身体状况看起来非常不好。

“我先把他带到房间里,姐姐你帮我拿个抑制剂。”

“哦、哦。”

虽然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轰的姐姐还是照做了。

 

抑制剂打完还需要时间让它发作,这段时间轰帮绿谷给他家里打了个电话,为了让绿谷的妈妈安心他谎称绿谷是到自己家里玩,听声音轰感觉能想象出绿谷妈妈的样子,绿谷应该很像他的妈妈,绿头发……还很温柔。

“焦冻,那孩子醒了。”

姐姐从自己房间出来的时候告诉他,他进去的时候绿谷端坐在房间的一角,好奇地打量着轰的房间。轰的家是传统的日式建筑风,房间整体也看着非常正式。果然和自己活在两个世界啊……绿谷不禁想到。

“感觉好点了吗?”

“啊、嗯……真的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绿谷低下了头。

“没事,要道歉也应该是我,完全没有注意到你的发情期。”

“那个……轰君……”

轰发现绿谷的身体在发抖,他担心对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

“我,可以站起来吗?脚麻了……”

 

     



TBC